穿着30元租来的衣服演戏卖货,叶璇说:明星来直播是降维打击

穿着30元租来的衣服演戏卖货,叶璇说:明星来直播是降维打击

穿着30元租来的衣服演戏卖货,叶璇说:明星来直播是降维打击
娱理工作室在杭州、横店呆了三天,围观叶璇做了三场直播。有一天,叶璇穿着三十元租来的戏服演完小剧场之后,突然向我提问:“这位媒体朋友,我看你笑得都不行了,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雷人?”雷人,问号,可能是大多数人听到叶璇直播之后的第一反应。叶璇曾经是港剧黄金时代的当红花旦,我们看她拍《再生缘》《云海玉弓缘》走红,又见证她火速离开TVB,拍香港大导演的电影,又到内地做制片人。当人们对明星带货直播的观念还没能完全扭转时,叶璇连续五十多天上线,每晚从七点播到十一点,把直播当成了主业来干。不同于大部分明星,叶璇在直播间很放得开,可以装扮成村花,可以当场脱鞋试脚贴,也会时不时透露一些和男朋友相处的细节,毫无包袱。她会直接回怼恶评,公开将网友禁言。有自媒体写了一篇关于叶璇直播的文章,她很喜欢。他们截了她生吞鸡蛋的图片,形容她那时明明感觉很恶心,却努力吞咽了下去,多么敬业,这一点她并不认同,“其实那个鸡蛋一点都不恶心,挺香的,本来就是生吃的鸡蛋。”那家媒体联系叶璇做采访,她答应了,但并不打算单独解释这件事:“不用解释,他们愿意这么解读就这么解读。”叶璇直播中生吃鸡蛋的相关“解读”视频截图娱理工作室见到叶璇,是在杭州市一家酒店里。原本叶璇应该在公司直播,从晚七点播到十一点。但当天她要跟省里的领导吃饭,团队测试发现饭店的网络不好,于是在下午四点临时撤换地方,租了一间酒店房,改为晚上八点半开播。事发突然,这成为叶璇开播以来第一次推迟时间直播。“六百块啊,嘎贵了,怎么不去那些经济酒店。”叶璇念叨着,“嘎”是吴语里的词,有“很”的意思。坐在叶璇身边的是家豪,他是出镜最多的小助理,团队里都是身兼多职,家豪还要负责商务和运营,他解释说,经济酒店地方太小,设备摆不开。酒店房间正中央摆了一张桌子,桌子前是一台专业摄像机,用的是新买的万元镜头,摄像机旁边连着的是高性能的电脑和主机,小龙和光远各自端坐在负责的设备前面,他们的岗位叫现场运营。桌子四周分散布置着三台专业打光灯,墙角支起了一个矮桌,小肆从箱子里拿出产品摆放。场地空间紧张,客服倩倩坐在里屋。加上现场的总控关键和我,这个房间里共有九个人。截图自叶璇的某场直播这是叶璇连续第52场直播。她穿着白色短裤和拖鞋,T恤有些宽松,那是她合作过的服装品牌,直播时,总有人问是不是怀孕了。有时她穿得贴身一些,这样的评论就少了许多。叶璇出现在直播间的服装都是未经设计的,穿的都是日常的衣服。直播开始前,房间里全然没有严阵以待的感觉。叶璇还在问新买的镜头可不可以七天无理由退换时,直播就这样开始了,网友们看着叶璇指挥助理调整打光。叶璇直播的产品数量并不固定,娱理工作室观察的那几天,每场大概是十五六个,团队还会针对其中一份产品设计小剧场。娱理工作室去现场观看的第一天,进入小剧场的是一个消除汗味的小商品,团队以三十元一件的价格,租来了五件衣服,演了一个妃嫔因为体味不佳被皇帝嫌弃的故事。截图自叶璇的某场直播叶璇不用看台本,一来试品选品由她一手把控,她对产品相当了解;二来团队会准备好商品必备信息,叶璇开播前几个小时就会拿到,并做好功课。直播时,叶璇的前方摆放着一份纸质资料,大部分时候,叶璇都是脱稿的,只是需要时,才会照读一些专业介绍内容。叶璇会翻网友的评论,有些说她胖了老了,她就让工作人员屏蔽这些词汇;有些人故意反复刷“宣萱,我看了你的戏好多年”,叶璇会要求将其禁言。有人说她“嘴巴太大”,叶璇立即要求让这个网友禁言:“我嘴巴哪里大了!我男朋友说我嘴巴像鸡屁股!”说着反而努力把嘴巴张到了最大。这时候,有网友留言:“叶璇是喝醉了吗?”之后我们聊起禁言这件看起来多少有点不和气的事,叶璇只是说:“让人禁言犯法吗?”直播尾声,叶璇起身,小肆坐下,后者要给网友送小礼品。叶璇认为小肆说话太平了,“像机器人一样”,人们很难抓到重点,而讲解要追求抑扬顿挫,说完她还模仿了小肆说话。家豪在旁偷笑,他记得上次返场时,同事婷婷坐在叶璇的身边助播。婷婷是个文静的女孩,说话温和,她向网友介绍产品,一旁的叶璇打了一个呵欠。直播工作状态下的叶璇,受访者提供叶璇第一次接触直播带货是去年。去了两次,叶璇很不适应,她发现直播间是别人的,选品全是别人的,产品无法事先了解,在现场试用的时间也有限,“我们艺人好像只是当个花瓶,没有什么作用,就在旁边笑笑,说说废话,有点像虚假代言的感觉”。尽管初体验并不好,但叶璇还是看到了直播的前景,她认为随着5G时代的来临,直播还会进一步升级。2019年底,2020年初,疫情笼罩之下,各行各业停滞了好几个月。到了今年三月份,政府号召复工复产,但人员必须限制在二十人内,而剧组很难做到二十人以内的拍摄,而直播只需要几个人。经过亲戚的牵线,叶璇签约了汉鼎宇佑传媒公司。3月21日,叶璇第一次直播,配备的是汉鼎宇佑给她招来的人。这一批人做了几天就走了,叶璇说是他们不专业,做了几天就嫌累不干了。截图自叶璇微博之后叶璇开始自己招人,渐渐地,团队里一半都是叶璇的粉丝。负责内容、商务与运营的多面手企鹅早年曾混迹叶璇贴吧,从国外留学回来,她加入了偶像叶璇的团队。娱理工作室向叶璇引荐了一名粉丝,叶璇听了介绍之后,邀请她加入团队,不过叶璇又顿了一下:“你是哪个大学的?我这里要求学历必须优秀。”据介绍,叶璇团队共十人,其中四人有海外留学经历。叶璇的爷爷是大学教授,父亲是工程师,她十岁时就赴美留学,高中毕业之后被韦尔斯利大学录取,后来选择去香港做演员而放弃了学业。这样的背景让叶璇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定位。最开始与淘宝直播对接时,叶璇发现没有文娱专业的客服,淘宝只能让明星组与叶璇团队对接。了解到当前大部分主播的专业是美食、美妆或是母婴,叶璇给直播间的定位是“文化沙龙”,未来打算卖电影票、演出票。由于现在处于创业阶段,叶璇的每次直播大都是卖食品和生活用品,只有一个保留环节,代表了未来的方向,那就是向大家推荐一本书。这些书大多是经典文学,叶璇卖过《巴黎圣母院》,对敲钟人卡西莫多的故事细节信手拈来。有一次,她应网友要求,卖没有读过的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,于是现场翻开来和网友们一起读,这样一本定价30-50元的书籍,要花叶璇十多分钟的时间。直播工作状态下的叶璇,受访者提供眼下各行业积极复工,在酒店直播次日,叶璇去横店拍了一部网络电影,男主角是十年前与她合作过《国色天香》的何晟铭,她带了一瓶红酒,打算与朋友品尝之后再做售卖。叶璇带去横店的团队共十一人,还有一只留在家会无人照料的狗,它是叶璇拍摄《潘多拉的秘密》时在横店的厕所里捡回来的,被取名为“多拉”。所有人分三组前往横店,从杭州到横店车程两个多小时,一路上,这个团队的人没有歇下来过,他们在群里讨论着物料的配色;说着新来的邀约报价多少,能给到多少资源;有国际大牌找上门合作,可是细节还需要确定,叶璇要求团队先答应下来,细节问题她会搞定。叶璇入住横店的公寓时,提前到达的现场运营人员已经配备好设置,这次的打光灯比上次在酒店直播时多了一台。叶璇放好行李,听团队说了工作邀约的报价和行程之后,就出门与朋友吃饭了,再回来时,直接上播。这是一场顺利的直播。有网友问叶璇,怎么还不结婚啊?叶璇觉得很奇怪:“为什么人年纪大了就要结婚呢?享受结婚的好处,又不用享受结婚的坏处,不好吗?”叶璇于微博发布的直播战报第二天早上,叶璇十点前往剧组化妆,按照剧组规定,叶璇只能带两位工作人员进组。叶璇拿着手机断断续续直播,在剧组的休息棚里,她打开了直播,没有打灯,没有美颜。助理递给她一个防晒霜,她挤出一些,在手背上抹开。后来叶璇上了车,小助理坐在副驾驶位,她坐在小助理后面,两人就这样搭档完成了其他产品的讲解和售卖。回到杭州之后,叶璇团队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了南通,之后又回到了杭州参加“吃货节”。“直播可以到处跑的,很方便的。”叶璇说。这可能成为他们接下来的常态。图片自叶璇微博“明星做直播带货,还是觉得有点low。”直播间里,当叶璇和小助理讲解产品,屏幕总会出现这样的话。总是提醒同事屏蔽关键词“胖”、“嘴巴”、“老”的叶璇,从来没有让说这些话的人禁言。在low与不low这件事上,叶璇举了一个例子:“连我们的国家领导都去直播间,你们看到了吗?”在叶璇看来,轻易判断别人low的人,对新事物抱着排斥的态度。淘宝刚在内地兴起时,叶璇还在香港拍戏,但是她知道,那时候的网购面临不少偏见,比如没钱开实体店才在网上开店。“可是现在再来看,未来就是淘宝的,对不对?”叶璇说。在叶璇看来,网红最早被认为很low,一方面是新兴行业出现时,因为门槛较低,会吸引底层人士,另一方面,是“个体的人或公司呈现形式有点low,但不代表行业的未来是low的。”叶璇去横店拍的那部是网络电影,她知道有的人会觉得low,但她不明白,当Netflix出品的电影《婚姻故事》进入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,《爱尔兰人》进入奥斯卡评选,人们为什么还看不起网络电影。?截图自叶璇微博过了一个疫情笼罩的年,人们对明星直播的态度已经有了变化,但仍然会有人认为,传统的演员、歌手与主持人去直播间卖货,是“沦落”,是降级。叶璇“纠正”道:“是降维打击才对,演艺界的人才会把直播的综艺属性、文化属性都能够发挥到最顶级。”她记得电视一早就有直播,比如香港曾经的长寿节目《欢乐今宵》,“直播比录播的魅力要大,因为要求很高,录播可以傻白甜,可以面瘫,拍100次拍到你像样,但直播必须是最顶级的。以前直播为什么让人觉得low,只不过是我们还没有把直播的能量发挥到最大。”叶璇看到,目前很多国外的网络KOL(意见领袖)的直播形式是,自己讲丰富的内容,屏幕下方挂几个链接,她认为这其实就是电视中插广告的互联网形式。如果你看过带货直播,你可以轻易看出叶璇与薇娅、李佳琦这些顶级带货主播的区别。卖白桃乌龙茶,叶璇会忆述在日本旅行的经历;卖歌手胡海泉的产品,她会在直播时,给胡海泉发微信语音;发现保温盒的介绍写着“耐温460度”时,叶璇会立马拨通供应商的电话,追问对方“什么食物要烧到460度”。相比顶级带货主播,叶璇更有“人味”;相比其他艺人直播,叶璇也是更有“人味”。卖脚贴,叶璇就干脆脱了鞋试用;卖冰冻酸奶,评论提醒她“好事”来了别吃冰的,她马上感谢网友关心,说“这几天已经没有多少了”;她常常不经意提起男友,比如说他追求自己的时候,曾经承诺戒烟;她还在直播里披露团队的佣金被克扣。在听了她说了好几天报销发票、活动的报价和资源之后,你很难从叶璇身上找到明星光环。截图自叶璇的某场直播从近几年的产出可以知道,叶璇接戏并不多。她认为自己最大的成就是在制片上,“制片、编剧的工作不是那么广为人知的,但人的价值不应该只体现在被人知道上。”叶璇已经把直播视为自己的主业,与演员、编剧、制片人摆在同等地位。很多明星给叶璇发信息,说她做直播做得风生水起,叶璇只是回复:“我才刚起步,但我相信未来会很好。”两年前,生完孩子的胡杏儿遇见叶璇,对她说:“我现在才明白,你当时为什么要离开TVB,我现在离开已经太晚了。”叶璇说,她的人生曾有三次节点,每一次她都力排众议,选择了前往下一站。第一次是参选华裔小姐,叶璇拿了冠军,决定去做电视行业。当时她还在美国的常春藤大学韦尔斯利上学,所有人都不理解她,“这么好的学校,这么好的前途,为什么要去当个演员?”“事实证明我对了吧。”叶璇说。叶璇赶上了香港电视业黄金年代的末班车。在TVB,她演了《再生缘》《云海玉弓缘》《流金岁月》与《冲上云霄》等多部经典剧集,二十出头已经是TVB一线花旦。2004年,叶璇出演王晶制作的电视剧《天下第一》,认识了寰亚电影公司老板林建岳,当时对方问她有没有意向拍电影。2006年,叶璇与TVB合同到期,选择离开。叶璇作品之《云海玉弓缘》《再生缘》《冲上云霄》《天下第一》剧照所有人都不理解。叶璇回忆,当时TVB艺员主管乐易玲找到她,说自己给马国明、黄宗泽续约时,他们都当场签下八年的合同,高兴得不得了,怎么你叶璇还拒绝签呢?叶璇说,当年很多离开TVB的演员都没有走红,“而我那时候正当红,在演小姐,别人还在给我演丫鬟配角,后来我的丫鬟都变成视后了是吧?”胡杏儿35岁才离开TVB,再去拍电影已经很少有能演的角色了。叶璇离开的时候才24岁,她选择了与寰亚电影公司签约,回头来看,她的确赶上了另一趟末班车。千禧年之后的香港电影虽然遇到了极大的困难,但本土作者还在创作的旺盛期,“麦庄”拍出了《无间道》系列,王家卫与杜琪峰多次入围国际电影节;彭浩翔为代表的本土小制作充满了活力;北上内地的创作者也在摸索合拍片之道。“离开TVB的这些人,只有我得到了香港电影金像奖,只有我去了戛纳电影节、威尼斯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,在电影史上能够留一笔的人很少,但我至少留下了一两个作品。”电影《意外》剧照,叶璇凭借该片拿下了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。该片也获得了第66届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提名拍了多部杜琪峰、刘伟强、麦兆辉、庄文强的电影之后,2011年,叶璇与寰亚的合同到期了。寰亚高层找到叶璇,商量续约,叶璇说:“不去了,我要去做影视公司了。”叶璇当时已经有了打算,她发现内地出现了影视公司上市的风口,她去到北京,开设了个人工作室,之后还成为了强视传媒董事。2014年,强视传媒借壳道博股份上市,当时的财经媒体报道说,“叶璇搭上了暴富快车”。“在我的职业生涯里,我赶上过三次这样的节点,一次都没有错过。”叶璇坦言,能够做出这些决定,跟她平时喜欢看经济类的新闻有关,知识背景很重要,“如果你历史学得多,世界观广阔,你会发现,历史是不停重复的,很多节点都是一样的。”近几年,Netflix、亚马逊等许多平台布局直播内容。叶璇说:“世界上最大的文化公司也在做流媒体、直播内容,所以我看准了契机,希望能够赶上我的人生的第四个机会。”图片自叶璇微博

admin

评论已关闭。